易尘

漫天飞来,初次雪花,不由得我喜欢你。

这世上原来也是有的虐我丝毫不能接受的。


解:

∵阿嘎说郑龙是他家草原上的一匹野马

   完事儿阿嘎骑马

综上所述

∴阿嘎骑郑龙


阿云嘎把所有的温柔,通过他的母语,通过温柔的声线,通过我的耳朵,传进了我心里😭

他是一个多么温柔的人啊😭😭😭😭😭


因为会爱你

所以称爱人


今生因你痴狂,此爱天下无双。


最烦人撕逼动不动就“法庭见”、“你告我啊”“到时候咱当庭对质”,我求求您了,没常识咱别丢人现眼行吗,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傻是吗?有这功夫您攒够钱了再去说这些好吗?知道为什么老百姓擅长说吃亏是福而不是我告你吗?知道一场官司诉讼费请律师花多少钱吗?这些东西也没有很专业性吧,也不难了解吧,说话过过脑子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德行。


[龙嘎]湄羲纪事 [01](古代架空,王x战俘将军au)

我觉得嗝老师这篇配黄龄的《繁华梦》好合适😭😭😭😭😭


嗝:

标题:湄羲纪事


配对:龙嘎


作者:老嗝


分级:NC17


简介:一切起源于那场由湄羲向漠南发起的战争。


警告:⚠️Dub-con;战俘阿云嘎


Notes:*老嗝翻出之前的虐梗开始码字以平复抢不到票的心酸(不是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一人称视角(方书剑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地名都是瞎掰扯的:湄羲(mei xi)—梅溪湖👌🏻


——




[01]


一切起源于那场由湄羲向漠南发起的战争。




漠南人自小在马背上长大,骁勇善战,一度所向无敌。然而,这些年他们各方面发展都缓慢,较之现如今的湄羲是落后太多。令漠南人引以为傲的坚固铁剑与锐利长矛,在湄羲的军队看来实在是不堪一击,只善用火器箭阵便能破解他们的攻势。


我们年轻的王——以才思敏捷擅于谋略闻名的郑云龙陛下,是第一次带兵远征,我与王晰一路追随其后。


战争开始后,湄羲的军队一路势如破竹长驱直下,异常顺利地拿下了大半个漠南。不是说漠南人没有抵抗,但那显然不值一提。然而他们从未放弃。


 


在最后的那场战役,漠南年轻的将军守在都城大门,带着不到两万的护城军在那样一场不对等的血腥屠杀里誓死苦战。


年轻的将军武力万夫莫敌,被从马背上掀翻在地竟也能咬牙站起来,挥舞着他的那柄黑金长刀,苦撑了一天一夜。


这大概也令我们的王印象深刻。


“留着他的命。”王立在帐中的沙盘前,将手中的小旗稳稳插进微缩的漠南皇宫。


可留着那位漠南将军的命,意味着不能下死手,他武力高深,这么做将会断送不少将士的性命。


我张嘴欲言,却被王晰扯住了衣袖。




朝阳初升,漠南终落败于湄羲,这场仗打得惨烈。


王跨上骏马来到都城门前,一眼便看到被一众将官押着的那位负伤浴血的漠南将军。


他的头盔已被摘下,乌黑的长发凌乱不堪。但那双眼睛,那双狼一样的眼睛,透过脸上的血污毫不畏惧地直视王。


王翻身下马,戏谑地挑起他的下巴:“长得不错。”


确实长得不错,漠南将军肩宽腿长,竟没比王矮多少,他剑眉星目鼻梁高挺,穿上铠甲英武非常。


王放手退后两步:“跪下。”


年轻的将军却不为所动,面上露出一种凛然的神色:“除非你杀了我。”他的汉话带有漠南口音。


我仍记得当时王的反应,他像是全然被吸引住了,可却又嗤笑起来:“看来将军是全然不在乎城中百姓的死活了?”


血色迅速从漠南将军那张俊美立体的脸上退去,他从牙齿缝里狠狠挤出几个字:“杀了我,放他们活。”


“跪下,求我。”王歪着头,笑得天真。


年轻的将军胸口起伏不定,过了半晌,他低下头缓缓双膝跪地:“求你,放他们活。” 


“阿云嘎,你倒半点没变,求饶也刚硬得很。”王不急不慢地说。


“我求你,郑云龙。”将军闭上眼睛。




王似乎从前便与他相识。我问王晰,但王晰避而不答。


“小孩子不需要知道这么多。”他只这么回我,但我分明已经十九岁了。




王最终没有下令屠城。湄羲军队捕获了大量的漠南奴隶,其中亦包括那位阿云嘎将军。


 


入夜,营地里到处洋溢着战争结束后的松怠气氛,将官们边喝着掠夺来的马奶酒边围坐在篝火旁谈笑风生。


打仗的队伍需要纪律,胜利的队伍不需要。我们的王对获胜后的军队总是很纵容。 


王晰带着我穿过营地,去看那些许久没见面的老朋友们。我看见许多熟悉的脸,满脸通红的蔡程昱一看见我就要拉我过去喝酒。我不明白,他的酒量为什么还是这么差劲。 




在营地里走过一圈,我没有见到王的影子。 


“陛下呢?”我转过头问王晰。 


他站住了,轻咳一声,抬起下巴向我示意。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,我看到不远处卫兵把守的那顶大大的王帐。帐门紧闭,不难想象里面是怎样的风光旖旎。 


“陛下真是好心情。”我不无调侃地说。 


“猜猜里面的是谁?”王晰的表情暧昧又古怪。


“我猜是……漠南的哪位公主?” 


“王在漠南俘虏的那位将军。” 


我愣在原地。




阿云嘎将军确实长得好,但那是全然男性化的英俊,与女气丝毫不沾边。我回想起王宫里那些男宠涂脂抹粉的模样,实在不能将两者联系在一起。


可王晰却说:“男人过剩的征服欲嘛,须得通过某种渠道发泄。”


王在这场战役中损失了那么多将士,他必会在将军身上讨回来。




这天夜里,我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睡。


脑海中总会浮现出漠南将军那双如困兽般阴狠绝望的深邃眼睛。




——


tbc

那些曾经的人们和他们经历过的事,都有如传说,随雨,随烟尘,随黄沙,散在风里,没人知道他们轰轰烈烈的存在过。


霜花满地就在此良辰,我俩就定了终身。


Dear lover, do you remember.